第56章石林有长枪

  诺格三人的机甲很快就来到了石林前,一路上四处可见铜齿城的队伍丢下的物资和战斗的痕迹,当然也有尖山岛的,经过昨天的雨水冲刷更是显得一片狼藉,这一战真的是非常惨烈。石林就像第二座择人而噬的丛林,静静的等待着诺格三人进入,丝毫没有显示一点尖山岛机甲存在的痕迹。
  诺格说道:“狙击手跟随我扫描战场,刺客隐蔽进入。”狙击手的远程机甲有着最强的火力最厚的装甲和强大的战场感知能力,牺牲的就是近战能力和机动性,所以必须寻求队友的保护。由于传感器和信息共享,诺格和此刻也获得了狙击手的视野。红外和能量感应都没有发现目标,诺格步步为营在狙击手前面缓缓走进战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而刺客机甲则猫着腰缓缓的走进了石林的阴影之中,借着石林的地形跟在刀斧手和狙击手不远处,随时等着给敌人致命一击。
  这时候尖山上的哨位不再能给诺一三人提供视野了,一来石林地形太复杂,而来石林已经在尖山脚跟前了,看下去也就只能看见一堆乱石。迪恩开口道:“对方进入石林有一会儿了,应该快要碰上了,大家小心点,先暴露先遭打击。””诺一和墨彩答应一声然后三人拉开距离小心翼翼的前进着。
  六台机甲在石林里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一边隐藏自己一边寻找着目标,看着怪异嶙峋的石头似乎都有些像机甲,颇有几分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味道。几乎在一瞬间,迪恩的机甲和狙击手的机甲同时响起ai警告:“发现高威胁目标,方位xxx,信号特征预判为机甲。”当然因为信息共享六台机甲都收到了信息,一时间整个石林的氛围都紧张起来。
  孤狼的武器只有一把剑,所以迪恩第一时间就向目标冲过去,当然迪恩并没有直接冲过去,毕竟很多机甲都有远程攻击,所以迪恩先冲到了一根石柱后面,长剑已经出鞘在手。不得不说迪恩的技击术和操控都非常完美,孤狼号高速突击的动作非常流畅,毫无多余动作,每一步都恰到好处,一边突击一边拔剑,剑在手时机甲已经靠着石柱掩护好了。
  迪恩刚刚站定,正在寻找下一步要前突的掩体,警告声再次响起:“锁定警告锁定警告”迪恩汗毛立刻树起,骂了一声:“该死”接着立刻控制着孤狼一个横滚。迪恩还没滚到一半,“砰”的一声响起,声音雄浑有力,一听就是重武器开火了。狙击手机甲射出的穿甲弹击穿了迪恩刚才站立地点的石柱,一个脸盆大小的光滑圆洞出现在石柱上,透过洞口看过去对面正是狙击手机甲冒着白烟的枪口,穿甲弹是特制的,脱壳尾翼稳定,又细又长,弹头前端是高级合金制成,除非泰坦合金机甲,一般机甲都会被打穿。迪恩虽然做出了规避动作,但依然慢了一点,穿甲弹穿透石柱后余威犹在,把孤狼号左肩的覆盖铠甲打掉了一个角,造成一个难看的缺口,万幸的是孤狼号没有受到主体伤害。
  迪恩滚出去之后立刻加速狂奔,往一个小丘般的巨石后面跑去,一边跑迪恩一边说道:“这是远程机甲d铜齿城还有这种东西,这货不能硬抗,打中座舱和动力核心咱们三个都是一发入魂。得想办法靠近了干他”迪恩知道这种重型武器都不可能连射,远程机甲的枪说白了就是一门炮,再加上在机甲手上持握,就注定了缓冲和装弹机构不可能做得太大,射速是一定有限的,至少都有7,8秒到10秒的射击间隔。这段时间够他跑到那座小丘般的巨石后面了。
  当迪恩跑到石柱和巨石之间的空地时,一个黑影从巨石前面冲出来,速度很快,举起双刺就直奔迪恩座舱而来迪恩不由得大骇,这台敏捷型机甲明显是等着阻拦自己,铜齿城的三台机甲几乎可以确定是常年配合作战套路娴熟无比的机甲小组,这次实在太过凶险迪恩冷汗直冒感觉背心都在发凉,现在已经倒数五秒了,远程机甲只怕已经上弹完毕了,这家伙只要拦住自己3,4秒孤狼就要变死狼了。
  迪恩没办法,现在顾不得后背的远程机甲,胸前的夺命双刺才是最近的威胁,不论如何也得先将双刺解决掉再说。想明白这一点,迪恩心沉如水,孤狼号手臂发力,长剑对着刺客机甲的正面直斩而去这一斩是以命换命,根本没有半点格挡的意思,迪恩并非莽撞,而是任何格挡必然伴随冲击,一定会减少自己的突击速度,并且很可能被缠上,而刺客这样的敏捷机甲,一旦挨了自己正面一剑,基本上毫无生还可能,而自己的重型机甲座舱可是加装了一层联邦复合装甲的,只要刺客的双刺不是泰坦合金,应该还有生还的机会,机甲战才刚刚开始,刺客一定不会愿意以命换命。。
  迪恩确实赌对了,刺客看着几米长的长剑向自己座舱迎面斩来,不得不收回了双刺,用力交叉在胸前,格挡了一下,并且借力后退立刻跃开,因为刺客知道狙击手的枪马上就要准备好了,和迪恩缠斗在一起必然会影响狙击手的射击。迪恩当然也明白,只是刺客本就敏捷,一心想跑自己短时间要想缠上它基本上不可能。孤狼号锁定警告狂响,说明狙击手至少已经举起了长枪,火控系统和观瞄系统的各种探测器已经对自己机甲发射出了雷达波等信号,现在只能拼一下了,迪恩一边往巨石靠近一边将长剑插在后背,希望剑身还能抵挡一下。
  “砰砰”两声枪响一前一后的响起,迪恩还是没能冲到巨石后面,这枪声听得迪恩头皮发麻,这是真正的死亡威胁,迪恩下意识的低下头往自己躯干看去,看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打得稀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