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白首犹忧国

  科恩其实身体还很好,只是既然诺一以礼相待的扶着自己,也就顺势让他扶着。两人相扶而行,略微有些父慈子孝的意味。
  而二十位战铠步兵,都是精挑细选再由霍尔亲自训练的精英,当然不会傻傻的在车里等着,除了留下五名士兵看守车队外,其余的十余人很快就控制了图书馆周围的要地戒备,给诺一和科恩提供一个相对隐私而安全的环境。
  科恩看了一眼这些战铠步兵的表现对诺一说道:“诺一啊,你这些兵确实练得不错。”
  诺一微笑道:“我手上兵少,自然得一个当十个用,得练好一点。”
  科恩笑了笑,接着指着路上借书的学生和科研人员说道:“你看,联邦还是有很多纯粹的人的。这些人啊,没什么大本事,就只知道埋头读书啊,研究啊。真的遇见点动荡,在乱世里最先倒霉的就是他们,那时候,随便街边一个无耻的小混混,都能欺负他们,都能比他们过的好。所以古籍里才有,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说法啊。”
  “院长,您想说的我懂。”诺一认真的回答道,“那天在车上的话,我没有忘记。”
  科恩略微有些欣慰看着诺一说道:“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
  诺一问道:“院长,您今日找我来,可有什么想吩咐的?”
  科恩缓缓回头看了一眼诺一,看的诺一有些不安,这才说道:“诺一,从你今日的装扮我就知道,你一定很清楚,一场政变基本上不可避免了。”
  诺一只得点点头说道:“连小子我都能看清,想必院长您早就反应过来了吧。”
  “不错,在视频上看见西蒙死的那一刻,我就想到了这个可怕的可能,越想便觉得它便是结局。”
  诺一闻言只得一声叹息。
  科恩继续说:“布莱恩不会下野的,建立卫戍营本身就表明了他的态度,而这一次弹劾的结果几乎必然是总统下野。三大家族和总统分为两派,双方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了。这一战谁也阻止不了。”
  诺一有些奇怪道:“我以为院长找我,是想让我保护什么,或者阻止什么,既然您都知道这一战无法避免,那今日叫小子前来,是为何事?”
  科恩目光如炬看着诺一:“政变一定会失败!”
  诺一大惊,看着科恩问道:“院子,您,您这判断从何而来?以卫戍营的实力,对抗联安局我都没有足够的信心,何况还有洛克家,千结家!”
  “你们都忘了一个存在!那才是星城最强大的力量,星城这些力量,在它面前都是死路一条。”科恩说道。
  “您,说的可是联邦第一机甲师?”
  “不错!老夫说的就是它,你要知道,根据联邦法案,总统可以紧急调用并且只有总统可以调用这支力量!”
  “可是,院长,如果总统被弹劾,那么这支力量从法律上就不再可以被总统调动了啊!”
  “不错,但是弹劾结果生效前一秒,总统也有资格调动,更关键的是,这一届的国防部长,是总统的人。”
  诺一这才明白,原来布莱恩总统能站在与三大家族平起平坐的位置,并仅仅因为他是总统。
  科恩继续说到:“国防部长,一定会支持总统的,所以你们这些星城内部的力量,就像小孩子打架,只要第一机甲师的装甲洪流一到,一切都毫无意义。换句话说,以卫戍营的力量,只要死保总统到第一机甲师到来,你们就赢了。这一点,我觉得对你来说几乎没有难度。”
  诺一点点头,虽然打赢这次可能的战斗毫无底气,但是如果目标仅仅是保护总统,那么便容易了太多。
  “院长,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想少死一些人。诺一,到时候你一定会掌控局面,当你们处于绝对优势的时候,尽量将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少对星城造成一些冲击。”
  诺一看着科恩,一如那天在车上一样说道:“我答应你。”
  告别科恩后,装甲车队警惕而迅捷的回到了卫戍营,穿梭在星城的夜色中,看着两旁万家灯火在车窗旁飞逝而过,诺一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孤独,脑海里满是科恩临走的时候,站在路旁,目送着车队远去的身影。
  好在回卫戍营的一路上暂时没有遇见什么波澜和意外,毕竟还没有撕破最后的脸皮,双方都还是很为克制。
  卫戍营的大门口探照灯全开,整个卫戍营营区按照一级警戒的标准,所有的武装哨位都有人值班,大口径机枪在合金墙壁上虎视眈眈。经过反复身份验证后,这才将诺一给放了进去。
  来到指挥室,诺一看见还没休息一直等着自己的迪恩四人也有些感动:“你们这几个家伙,虽然是一级警戒,也要轮休啊,不然这样熬个两三天,你们还有什么战斗力?一个大过载机动,就废掉了吧。去去去,迪恩和霍尔你们俩先去休息。深海和胖子在机甲上值守第一轮。”
  是夜,安静平淡。
  第二天一早,议会就启动了临时紧急会议,这些背后是洛克家和千结家的议员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举行这场会议了,而这次最大的变数就是那些立场较为中间或者略微倾向于总统的议员,而西蒙的视频恰恰影响的就是这部分人。
  会议由轮值的议长主持,联邦不设常务议长,而议长轮值也并没有什么实权,仅仅是统筹工作而已。
  议会就在星眼这座恢宏建筑的中央大圆球的下半部份。在下半球0的底部,正好就是一个漏斗状的下沉式会议大厅,这里就是联邦议会,整个星云联邦真正的权利核心。。
  数百位议员,环绕着整个大厅而坐,大厅底部就是发言席,越靠近发言席的议员地位和资历越高,一般都是党魁。而最高处离得最远的议员反而是一些新进年轻的议员。这一层层的圆环,就是整个联邦真正的权利圈层的写照。
  议长在发言席上清了清嗓子:“各位议员早上好,现在我宣布,星云联邦特别临时会议正式开始,本次会议只有一条议题,那就是总统弹劾投票,请各位议员投出你们正义而神圣的一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