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星城硕鼠

  北线蓝枫州门达市的战事总算告一段落了,这个结局也许对双方都算不坏。
  对帝国而言,已经达成了所有的战略目标,甚至说算是超额完成任务。
  修虽然死了,但是不但吸引了牵制了整个北线的联邦力量,甚至还摧毁了联邦北线的几乎全部物资。
  其实在帝国的计划里,摧毁物资并不是一定非要完成的任务,只是给这支孤军深入有着一个合理的解释和一个足够让联邦必须救援的目标。
  对于联邦而言,这支孤军终于被消灭了,帝国北线对联邦再无任何威胁,相反,随着时间的进一步推移,联邦的力量会比帝国更快的恢复,到时候攻守必然互易。
  这就是底蕴的区别,对于更强大的联邦来说,不败就是胜利。
  星城,千结园。
  今日洛克家主安东尼难得来千结园喝茶,所以自然是秋图·千结亲自接待。
  千结园半山一座奢华的阁楼上,两位家主正在顶层巨大的露台边一边品茶一边俯瞰整个千结园和远处星城全城的风光。
  当然,旁边的流星河景致自然也是极好的。今日下午,星城冬日暖阳,流星河反射着阳光,河面上波光粼粼,确实有如满河星光流动。
  “秋图老弟,你这园子,我真是来一次赞一次啊,真是建筑古典美之极致。”安东尼喝了一口茶,由衷的叹道。
  秋图笑道:“老哥要是喜欢,干脆搬过来住一阵。”
  安东尼爽朗一笑:“怎么好叨扰你,最近粮价可涨了不少啊。”
  秋图眉毛一动,当然知道安东尼意之所指,微笑说:“再怎么涨,老哥这点吃的,我还是有的。不过如今北线战事定了,也许粮价会回落一些。”
  安东尼微微摇头:“还不行啊,要看中线,中线只怕很快就要大战了。”
  接着安东尼也转过头看着秋图说道:“当然,北线总算是好事,帝国那帮疯子,北线是再也无力反抗咯。”
  秋图点点头笑道:“是啊,虽然这战火是烧到联邦不假,门达市仓库被烧不假,但是北线的战事,总算平了,再过上三两月,帝国才会品尝到联邦的反击滋味。哼!”
  安东尼颔首:“那是自然,所以说咱们联邦,只要自己不乱,不犯大错,就算帝国再凶狠,胜利迟早属于联邦的。”
  秋图闻言突然放下茶杯,侧身说道:“老哥啊,最近我家冰河在联安局,调查了些案子,发现咱们联邦内部,可能没那么安稳团结啊。”
  安东尼皱眉道:“哦?什么情况?”
  秋图招招手,将露台另一侧站着的冰河喊了过来:“来,冰河,给安东尼叔叔说说你调查的情况。”
  冰河弯腰一礼,然后对安东尼说道:“叔叔,我最近查到好几个案子,都和制造巨头有关系,包括亚当重工和几乎联邦所有的制造集团。基本上都是贪腐,有大量的资金和材料去向不清,目前只挖到了冰山一角。但是从反射出来的情况看,不论时间还是规模,可能都比我们想象的多。”
  安东尼抿嘴皱眉,思虑一阵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本来,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都挥之不去,杀之不绝。更何况大战时期,更会变本加厉。只是这帮仓鼠,吃一点我们可以不管,吃得多了,那一定得杀上一杀!”
  冰河点点头:“比较棘手的是,对方非常狡猾,我现在很担心,第一是一个大集团作案,第二就是最远的时间,竟然可以追溯到二十七年前,如果是真的,这么多年有多少亏空和财富流失,那就有些可怕了。”
  安东尼猛然抬头:“这么久?那这件事,你和黑索局长可要抓紧一些!”
  冰河遵命道:“一定会的,黑索局长也极其关注此事,基本上近期的工作都会以此为重点。”
  安东尼点点头:“那就好,该杀,不要手软,有什么事,我们这些老的给你撑着!”
  冰河连忙应下。
  安东尼脸色终于好看一些,接着和煦的问道:“秋图老弟,你家那小公主可好一些了?”
  秋图看了看山下的一座暖阁,叹了口气点头说:“总算好了不少,现在多少愿意偶尔出个门了。”
  星城边缘的一三层栋小楼,红砖黑瓦,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
  这条街虽然偏远,但却还非常的整洁,虽然住这里的人没那么富裕,但也还不算拮据,邻里常常互相帮忙,日子过得反而更有人情味。
  街头有两个妇女在那里聊天,小楼下有两个工人正在检修水管,毕竟这种复杂的工作还没有办法完全让机器人来处理,而街尾则有几个当地孩童在打闹。
  这里更像是星城三十年前的模样,小楼边一个蹲在地上的黑瘦老头心中想着。
  老头蹲了好一阵了,起来舒缓了几下有些发麻的双腿,接着推了推自己贩卖早点的推车。
  这样的销售模式也只能游荡在星城最边缘的地带了。
  一直等到正午,老头的面点也只卖了不到三分之一。
  其中小楼上还下来了一个妇人,买了不少,说是难得一见楼下卖早点的,买来尝尝鲜。
  终于到了午饭的饭点,一辆小车驶入了街道。
  老头喵了一眼,这台车是全人工驾驶的,在星城,这可不是特别的常见。
  车略微有些普通,甚至廉价,就和星城大部分工人所购买的车差不多。
  车上下来的人也正是一个寻常工人模样的人,身上还穿着银色的工装,上面有着蓝色的大字:星云重机。
  除了亚当重工,就是星云重机规模在联邦最大了,并且在重型动力方面,星云重机似乎还要略胜一筹。
  工人将小车停在楼下,瞄了一眼这个以前没有见过的瘦黑老头,接着打量了一阵就直接上楼去了。
  这个老头实在看起来太土太弱了。
  工人一上楼,两个修理水管的修理工立即看向老头,老头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两位水管修理工就立即快布向楼上走去。
  水管工一动,两个街头拉家常的大妈,也快步向小楼走来,一人在前,一人在后。
  大妈一动,街尾的一辆车就横了过来,拦在路中央,挡住了街尾的孩童和余人的视线。
  两个水管修理工一敲门,那位星云重机的工人立即就从三楼窗户翻下来,刚准备跳后面,发现楼下一个大妈掏出枪笑嘻嘻的对着自己。
  连忙转身回房间,这时房门砰的一声炸开,两个修理工持枪进入了房间。
  星云重机的工人情急之下只得往前门跳下。
  刚一落地就被等在前门窗户下的另外一位“大妈”三两下按倒在地。
  这时候,旁边卖早点的老头才缓步走来:“我们等你很久了,上去说吧。”
  星云重机的工人这才知道,整条街的人都在等自己。
  他想反抗,却没想到扣押自己的这位大妈,力量竟然极大,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进了工人的房间,房间里还有一个惊恐万状的女人,正是这个工人的妻子,也是刚才买早点的女人。
  这时候两个“大妈”,两个水管修理工,共计四名联安局特工都进了房间,一个人看着女人,一个人扣押着星云重机的工人,另外两个人则开始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开始搜索房间。
  “不要吃惊,这栋楼的人今天都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给请出去了。整栋楼就只有我们。”老头平淡的陈述道。
  重机工人苦笑了一下,知道今日已经是必然的结果:“我很好奇,你们怎么盯上我的?我已经很小心了。”
  老头说道:“我们已经抓了一些人,根据线索锁定了你们分厂两百七十一个嫌疑目标,每一位都跟踪了一个月,才慢慢锁定了你。”
  工人摇头苦笑:“你们可真是煞费苦心啊。佩服佩服。”
  老头摇摇头认真的说:“比起来,我更觉得你们才煞费苦心,如果没有猜错,你在这个岗位上已经二十一年了,这么多账目都是你平的,二十一年来,你至少过手和摆平了一千八百多吨的材料,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加入他们的,我想你可能要好好和我聊一聊。”
  工人看了一眼老头,眼神反而变得有些冷静:“阁下难道是那位无冕之王?”
  老头点点头:“不错,我就是黑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