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情债累累

  不好整并不意味着惧怕。
  不然郑文修来不会来长安了。
  他喜欢咸鱼生活,跟东躲西藏那是两码事。
  哪怕他的身份暴露,高阳公主乃至整个皇室都出手对付他,他依然有信心应对。
  一方面,他早已今非昔比。
  另外一方面,皇室也并非铁板一块,他可以操作的空间很大。
  即使高阳公主恼羞成怒,想要置他于死地,那也不会在明面上采取什么动作。
  毕竟被拒婚这种事涉及到她和皇室的颜面。
  而且就像是李世民想让阎婉成为魏王妃一样,在旨意未下的情况下,那都只是停留在意向和口头交流上。
  高阳公主或者皇室也未必会把这当成一回事。
  总之且行且看吧。
  他目前已经在长安站稳了脚跟。
  在面对一波又一波势力的连环冲击下,他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变得愈加强大了。
  时间显然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想到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也就来了。
  不过她是跟着长孙无垢和李丽质一起来到如意酒楼的。
  郑文修和她都不知道彼此的真实身份。
  李丽质上来就邀功:“文修哥哥,我可是听你的,最近每天都监督母亲,而母亲也放下了手中所有的活,你要送我什么礼物啊?”
  郑文修看了看长孙无垢,又给她把了把脉道:“情况确实有所好转。礼物嘛,我也给你备好了。”
  李丽质激动得直搓手:“真的?”
  郑文修笑着向小琦交代了一句,小琦离开。
  他又向韭菜和魑魅魍魉使了个脸色。
  她们也是先忙去了。
  长孙无垢点了一下李丽质的琼鼻道:“你这丫头,咱们母女俩是来找他看病的,你怎么好意思问他要礼物?”
  李丽质嬉笑道:“文修哥哥又不是外人嘛。”
  郑文修道:“你们确实没必要拿我当外人。阿姨,你随我来吧,我先给你针灸。”
  长孙无垢应了一声,来到郑文修的房间。
  郑文修从塌上抱走自己的被褥,并换上新床单道:“这次要针灸你的上半身。”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剩下的相信不用他多说。
  而且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长孙无垢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需要她做的时候,她还是很拘谨。
  郑文修也没催,只是背对着她,准备银针。
  过了一会儿,长孙无垢咬着牙除去外衣,只穿着一件最贴身的衣物趴在了塌上,低声道:“有劳郑公子了。”
  “嗯。”
  郑文修转过身,走到塌边,看了眼她那白玉无瑕的后背,也没多想,开始施针。
  很快,长孙无垢攥紧拳头,声音有些发颤道:“有点疼。”
  郑文修面无表情道:“你的气血堵塞很严重,有点疼很正常,你要忍耐,待会儿可能更疼!”
  长孙无垢微微点头,没有再说话。
  在郑文修给她针灸完后背时,她已是满脸冷汗。
  郑文修拿来一条干净的毛巾让她擦了擦脸道:“阿姨,你需要翻过身来。”
  “这个……”
  长孙无垢一再迟疑后,缓缓地翻过身,闭上了眼。
  如果换作是那些御医,估计就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这样给她治疗。
  她也很难豁出去。
  但眼下不一样了。
  她还有太多的愿望没有实现,还不想死去。
  而郑文修的医术又在这摆着呢。
  另外,身份伪装起来后,也让她没有那么多的束缚。
  可即便如此,她这心里也是乱七八糟的。
  她也不好与郑文修有任何的眼神交流,索性直接闭上眼。
  郑文修静心给她针灸,没作他想。
  待针灸完,看着她那病容难掩的容颜和婀娜的身段,他才在心中感慨了一句“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长孙无垢穿好衣服后,轻咳数声道:“被郑公子这么一针灸,阿姨都感觉没那么胸闷气短了。”
  郑文修笑道:“效果代表着希望,肯定要让你看到效果,不然这漫漫治疗路,你怎么坚持?今天我会给你开新的药方,你继续抓药煎服,按时服用。”
  “阿姨明白。”
  长孙无垢走了几步道:“我让小丽进来?”
  郑文修点了点头。
  她走出房间没多久,李丽质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
  对于她,郑文修就很放得开了。
  他将手一指道:“这次要针灸你的上半身,躺上去吧。”
  “哦!”
  李丽质很听话,直接躺到了塌上。
  郑文修很无语:“我的好妹妹,你傻不傻啊?难不成是让哥隔着衣服给你针灸?”
  李丽质顿时有些窘迫道:“还……还要脱衣服?”
  “你说呢?”
  “那你刚才给我母亲针灸……”
  “你们俩不一样。”
  这个不好说啊!
  郑文修只好撒谎了。
  免得她多想。
  李丽质撅着嘴道:“这……这太难为情了!”
  郑文修干笑:“放心,在我治病的时候,再美的女子都一样。而且我是你哥,不会占你便宜,或者有其他非分之想的。”
  这话说得让李丽质不高兴了。
  反正早晚都要嫁给他的。
  他这个驸马也别想跑。
  她索性豁出去了,当即除去外衣,同样也只是穿着贴身衣物往塌上一趟,攥着粉拳道:“来吧!”
  郑文修走到塌边,看了一眼,登时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
  视觉冲击确实不一样。
  她那人见人爱的娃娃脸,再有曼妙身段的衬托,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瓷娃娃般,处处洋溢着让人难以抗拒的气息。
  而且她们娘俩穿的那个什么兜竟然是同一种款式,同一种颜色……
  她们的皮肤都属于特别白的那种,再配上这种纯白的贴身衣物,真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错觉。
  李丽质见他迟迟不下针,强忍着羞臊道:“文修哥哥,这就是你所说的没有非分之想?”
  郑文修抽了抽鼻子道:“在我眼里,你就跟那专门供人练习针灸的铜人差不多。”
  李丽质忍着笑容道:“这话恐怕只有你自己相信吧?你的耳朵都红了。”
  “有吗?”
  郑文修看了眼她那红得像是辣椒一样的脸蛋儿,也没有拆穿,而是有意缓解尴尬道:“你肯定看错了。我可是早就修炼到世外高僧的境界了。”
  “你就吹牛吧!”
  李丽质逐渐放松绷紧的身体道:“咱可说好了,你既然看了我的身子,那你就要……”
  “就要什么?以身相许?那我恐怕就是有再多的分身,也不够许的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除了我,你还看了其他女人的身子,而且不计其数?”
  “嘴动可以,但是你身体别动啊,不然扎错了穴位,你可别喊疼。哥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这你也当真?”
  “我不管!如果我嫁不出去了,你要负责!”
  “……”
  郑文修真有点头疼。
  这种套路,他太熟悉了。
  而很明显,李丽质用的还很生疏。
  看来这妹子是对自己动心了呀!
  怎么办?
  想到那个都喊相公的巧玉,又想到恐怕早就芳心暗许的裴如意,还有那个救命都救得有想法了的阎婉,郑文修总觉得自己欠下的情债好像越来越多了。
  他刚摆脱了负债累累没多久,接下来恐怕要情债累累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